致敬!高温下的十堰劳动者

发布时间:19-11-03

秦楚网讯(十堰晚报)文字:记者 杨建波 徐正国 李寅 蒋辉 李春阳 摄影:记者 张建波 张启国 章新俊 见习记者 华子博

连续两天,十堰气温都超过39摄氏度,热浪席卷车城。在空调房中享受清凉的人们不能忘记,那些在烈日炎炎下依然坚守岗位的交警、电力巡线工、搬运工、厨师、市政工、炮眼工等劳动者。

他们并非对高温有某种特别的忍耐,高温对于他们而言同样是严峻的考验。“这是我的工作职责所在”、“为了家人能生活好一点”……这是他们的答案,泰然、平和、真诚,让人肃然起敬。

是的,我们没有忘记,那些在烈日下坚守工作岗位的群体。

交警的坚守,让我们的出行更加畅通;铁塔上的守望,让整个车城电网能够安全、平稳地运行;工地上的拼搏,让全市各个重大建设项目能够早日实现高质量完工……

他们既是生活的坚守者,也是职业的坚守者,他们也许平凡,却不平淡,也许微小,却不微弱,因为从他们的一点一滴中,折射出的是一座城市对文明的不懈追求和执著坚持。

致敬!高温下的劳动者,最绚烂的文明城市之光。

市政工人龚万军

时间:22日10时50分 地点:艳湖公园附近云南路

40摄氏度的高温,市政工程管理处几名工人在云南路铺沥青修补路面。刚铺的沥青冒着烟,散发着难闻的气味,记者站在人行道上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浪。“这些沥青有100多摄氏度,热得很!”市政工人龚万军对记者说。

44岁的龚万军是郧县青曲人,从事市政工作5年多了。他的工作就是将新搅拌的沥青铲到路面上,再将其铺平。这样的工作他一年要干六七个月。

记者了解到,只有在高温下沥青才能很好地粘合到地面上,所以一般都在大热天铺设,除非下雨,龚万军和工友们天天都要工作。由于沥青温度很高,他们工作时都穿着胶鞋。“这样不烫吗?”记者问。“咋不烫,刚开始干时烫得受不了,脚经常会被烫起疱,时间长了就习惯了。”龚万军边铲沥青边回答道,铺完一段路,他们就会脱下粘满沥青的胶鞋透透气。

“还好,今天路边有树阴,要是在主干道上铺沥青,比这还热。”龚万军说,他们每天早上6点就开始工作,中午吃完饭就在路边大树底下歇歇,下午两点又开工,一直干到晚上太阳落山。整天在外暴晒,龚万军皮肤黝黑,但肌肉很健壮。

大热天,龚万军和工友们都穿着长裤。“热,但裤子不敢挽高,很容易被飞溅的沥青烫到。”龚万军说。

龚万军不时用脖子上挂着的毛巾擦擦肆意流淌的汗水,可刚擦完,汗又流到鼻尖。

交警刘安顺

时间:22日15时 地点:人民路柳林沟口

下午3时,是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候,此时,人民路柳林沟口路面温度高达50摄氏度。

直行、转弯……穿着短袖制服,戴着白手套,被太阳晒得发红的脸上戴着一副墨镜,两分钟不到,交警刘安顺已满脸是汗。5分钟后,刘安顺的上衣已被汗水浸透。

“衣服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所以干脆不管它。”在路中间值勤20多分钟,刘安顺回到岗亭,拿起水杯,脖子一扬,“咕咚、咕咚”,一杯茶水瞬间见底。

“这两天太热了,每天上班我至少要喝10斤水。”刘安顺每天早上7点钟到岗,早高峰1个小时,中午下班和下午上班的两个小时,加上晚高峰1个小时,他是雷打不动要在马路上站着,尤其是中午两个高峰,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,“汗都从裤管流到袜子和鞋里面了,整个人像在蒸桑拿一样。”

刘安顺说,入夏以后,他每天在岗亭里放两套警服,汗湿后换下,晒干后再穿。

在派出所工作20多年的刘安顺,3年前调到柳林岗当交警,尔后该岗亭改名为“安顺岗”,也是十堰唯一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交通岗亭。

面时持续高温天,刘安顺笑着说:“站马路是我的职业,更是一份责任,既然在这个岗位上工作,就一定要干好!”

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单页阅读
上一篇: 红花套镇拆除两块违规广告牌
下一篇: 市信访局三措并举攻坚信访积案